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棋祖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路珍重

【书名: 棋祖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路珍重 作者:苍天白鹤

棋祖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在山坳间弥漫着。

    当荆涛等人在神殿护卫开路之下硬生生地在众多深渊妖兽中杀出一条血路之时,仇家护卫们并没有跟上来。

    或许他们也曾想过要厚着脸皮跟上去,但仅仅是一瞬间的迟疑,就已经被深渊妖兽们隔绝了去路。

    不过,也不知道是何原因,那些鼠妖竟然没有继续屠杀丧失斗志的仇家众人,而仅仅是将他们给围困了起来。直至呼啸之音响起,深渊妖兽逃遁之时,才让他们再度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姜晶昌一路而行,脚步徐徐。但是,众人望着那看似平静背影的时候,心中却是莫名的感到了阵阵寒意。看着他的背影,似乎看到了一个死神,缓缓走向了该死之人。而与众人相对的,却是那几位仅存仇家之人脸上的骇然之色。

    其中一位上前,小心翼翼的抱拳道:“姜军主,我们……”

    他的话尚未说完,姜晶昌面色一寒,脚步陡然加快,瞬间来到了他的身前,就这样一掌当胸击出。

    这一掌势大力沉,快若奔雷,一掌正中那人胸口,肋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那人的身体被这一击之力高高抛弃,身在半空之时,就已经是气绝身亡了。

    姜晶昌脚步不停,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黑影,就这样冲入了仇家人群之中。

    此刻,他不再是那个讲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姜军主,也不是那个看到自己变成鼠妖的儿子时痛心疾首的父亲,也不是那个知道真相时情绪崩溃的男人,他,只是一个心里充满着复仇怒火的汉子。

    对他来说,现在只有两个字充斥在他的脑海。那就是复仇!

    如果是最初的仇家众人,哪怕是事发突然,也会齐心合力的抵御大敌。可是。此刻的这些人却是无心恋战,一见到姜晶昌如此威猛狠辣。顿时是暴喝一声,纷纷作鸟兽散了。

    然而,他们的速度又如何能够与暴怒的姜晶昌相比,仅仅片刻之间,就已经被姜晶昌斩杀多人。而仅存的三人身形闪动,终于是逃到了山坳出入口。可是,一片银光当头罩下,那丝丝光芒闪烁之间。已经将入口彻底封住,别说是他们这些大活人了,就算是蚊虫也休想飞出。

    姜晶昌面带狞笑,他的身形如电,尾随而来,手起刀落,将这三人亦是一一斩杀。

    山坳之内,再度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寂静之中。

    鼠智惊异不定的看着姜晶昌,脸上带着浓浓的狐疑之色。哪怕是他,此刻也搞不懂自己父亲的心中想法了。

    斩杀了仇家众人之后。姜晶昌毫不停留地一个转身,来到了山坳最深处。文斌浑身血泊的躺在地上,他此刻双臂尽失。却依旧是有着一口气尚未咽下。

    看着姜晶昌走到自己的面前,他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容,道:“姜军主,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死在你的手中也是应该,但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我啊。”

    姜晶昌面无表情的道:“你有罪!你——该死!”衣袖一挥,姜晶昌如同虎爪一般的手狠狠插进了文斌的身体,一使劲。“啪”,文斌的心脏被他捏了个稀巴烂。

    心脏破碎的文斌因为神恩居士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断气。他的脸色狰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只是他磕巴了几下嘴唇,却是没有力气说话了。突然,他吐了一口气,就此气绝。而他的那双眼睛却依旧是瞪得浑圆,显然是死不瞑目。

    姜晶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突然间,他怒吼一声,“啪”地踩碎了文斌的脑袋,面无表情地道,“就你这狗东西,还不配叫我姜军主。”他缓缓转身,看着鼠智,慢慢的道:“你现在明白了么?”

    鼠智沉吟良久,它终于低下了头,道:“我明白了。”

    姜晶昌怒目圆睁,高声道:“我们姜家投身军伍百余年,数代族人大都死于与异族搏杀的战场之上。这些人,我可以杀,智儿可以杀。但……”他的声音中充斥着冷冽杀意:“你,不能杀。”

    鼠智的身体微微颤抖,它的心情激荡澎湃,但却是无从发泄。

    姜晶昌环目一圈,看着一地尸首,突地道:“仇家之人为何会入你陷阱之中?”

    鼠智一怔,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我蒙面扮作鼠族祭祀,让他们以为我发现了奇异果。”他顿了顿,道:“奇异果是所有神灵都渴求之圣物,仇云埔等人以为这奇异果尚未成熟,被我嫁接在此,所以才会上当深入。”

    姜晶昌喃喃的道:“奇异果。”

    鼠智重重的一点头,道:“是,在这片林子中,确实有着奇异果诞生过,但是因为香气消失,所以最后不知所踪。”它伸手一掏,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和之前仇影捏碎的果子一模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我用来冒充奇异果的东西,嘿嘿,若非如此宝物,也无法引诱他们亲身犯险了。”

    姜晶昌看了眼那东西,伸出了手,道:“给我。”

    鼠智一怔,但还是将此物抛了过去,道:“这是假冒之物,并非真的奇异果。”

    姜晶昌在手中把玩了片刻,突地道:“你适才为何不指挥深渊妖兽将他们都杀了?”

    鼠智的目光一寒,冷冷地道:“因为他们,必须死在我的手里!”他对于仇家的恨意之大,实在是难以消弭,哪怕是身处狂暴之中,心中也始终有着一个想要亲自动手诛杀的念头。

    姜晶昌轻叹一声,他放缓了声音,道:“我,要你答应一件事。”

    鼠智霍然抬头,道:“什么?”

    “离开这里吧。”姜晶昌别过了头,道:“离开这里,永远也不要再踏足明琮岛半步。”

    鼠智的眼皮子急骤的跳着,厉声喝道:“为什么——”

    姜晶昌一字一顿的道:“因为,我不想让先祖蒙羞。”

    鼠智的叫声顿时戛然而止。他身体的颤抖逐渐加剧,到最后竟然是难以压抑。

    姜晶昌转过了头,他的目光牢牢的锁定了鼠智的脸庞。看了最后一眼,在这一眼中。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似是凄凉,似是不舍,又仿佛蕴含着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苦。那是一位父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时才有的眼光。

    鼠智怔了一下,他那不断颤抖的身体慢慢的停了下来。他张开了口,道:“我可以走,但我不甘心。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姜晶昌丝毫不退地看着它的眼睛,朗声道:“我姜家的仇,自然有我姜家人去报。”他的声音愈发严厉:“这是我人族内部之争,容不得异族插手。”他霍然踏前一步,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浓郁的到了极致的森严杀意:“你,走是不走……”

    鼠智心神动荡,竟然是身不由己的退后了一步。

    在他的身后,那头雪原蛛仔勃然大怒,抬起了脚,就要冲上去。然而。鼠智的反应极快,伸手一扯,立即拉住了它的一条腿。

    雪原蛛仔转头。纳闷地看着鼠智,在它那有限的智慧中,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一刻的恩怨情仇。

    鼠智垂下了头,双膝一软,就此跪倒。它朝着姜晶昌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用着只能姜晶昌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再见了,我的老父亲。”

    鼠智缓缓站起身来,望着姜晶昌,默默笑着。

    姜晶昌一愣。竟然发现鼠智身上开始浮现阵阵黑气,黑气放佛受到了指引似得。不要命的往鼠智面庞上钻去。鼠智痛苦的嘶吼,趴在地上。双拳竟然不停地捶打着地面,每一拳都溅起阵阵烟尘,每一拳都是一个硕大的深坑。那凄惨的嘶吼声听得众人心头发麻。

    众人皆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呆的看着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久,嘶吼声渐渐消失,烟尘慢慢散去,姜晶昌连忙看去,放佛受了什么不得了的刺激似得,全身不停的颤抖,满脸绝望的指着烟尘散去的身影,跌坐在了地上,放佛一下子老了许多。

    荆涛等人也是瞠目结舌的看着鼠智,心中无不震惊,此刻的鼠智哪里还是人面鼠智,完完全全就是鼠脸鼠智,感应着鼠智全身满溢而出的澎湃星力,众人无不戒备起来,以防鼠智暴起杀人!

    在鼠智露出鼠脸的那一刻,本在远处的鼠望,却放佛心有所感似得,一撅而起,扔掉手中的瓜果,双目精光一闪,满脸喜色道:“好!好!好!完全接受兽化神恩,哈哈,登台拜将指日可待!”鼠望一连说了三个好,随后继续坐下。众鼠妖心中皆是挂满了满满的问号,但还是都老老实实的待着,无鼠赶去扫鼠望殿下的兴趣。只有鼠目离得鼠望稍近,听得‘登台拜将’四个字后,瞬间变得黯然神伤。

    鼠智,慢慢起身,盯着姜晶昌,一字一句道:“我乃鼠族鼠智,姓鼠,名智!在此立誓,此生绝不攻伐明琮岛。”随后环顾荆涛等人继续道:“但……杀妻害子之仇,不共戴天。”

    鼠智的话,不急不躁,慢条斯理,众人听到耳中皆是感到心中发寒,放佛是被深渊巨兽盯着了一般,此刻竟无言以对。

    姜晶昌深吸一口气,道:“你放心,我姜家的仇,自有老夫亲自去报。”

    鼠智默默看了一眼姜晶昌,身形一跃而起,就此跳到了雪原蛛仔的背上。

    雪原蛛仔一个转身,迅速的朝着山坳内岩壁跑去。八条腿就犹如八根立柱般的交替而行,很快就攀上了山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姜晶昌抬着头,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那眼眶逐渐的湿润了起来。

    “儿啊儿,远远地走吧,永远永远不要再回来了……你,还是我的儿子……”

    这些话,也只有在姜晶昌的心里才能听到了。

    无论谁都知道,在他驱逐鼠智的那一刻起,他们此生就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今日一别,就此永不相见。

    荆涛犹豫片刻,他缓步上前,然而,就在他来到姜晶昌身边,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之时,就听姜晶昌道:“荆兄,你我相识数十年,今日多谢了。”

    他出手虽然很快,但若是没有荆涛的出手拦阻,仇家之人也未必就没有漏网之鱼逃离。

    荆涛苦笑一声,道:“姜兄,这些都是小事,你……不要太悲伤了。”

    沈晟等人心中暗自钦佩,袭杀仇家之人,那是何等大事。若是被仇家之人知晓,就算是以荆涛今日之地位,怕是也难逃罪责。

    但是,在荆涛的口中,却像是变成了不足挂齿的小事一般。单是这等胆量,就足以让人信服了。

    姜晶昌哑然失笑,他突地道:“荆兄,看在你我认识那么久的份上,我求你一事。”

    荆涛的心中一凛,肃然道:“你说。”

    姜晶昌坦然而笑,道:“我希望,你们能够延后一日回返。”

    “姜兄……”荆涛的脸色微变,轻声道:“你想要干什么?”

    姜晶昌双目炯炯地看着他,缓声道:“荆兄,你是否答应?”

    荆涛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苦涩地道:“姜兄,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

    姜晶昌放声大笑,道:“荆兄,昔日你将先锋一营交到我手上之时,曾经和我说过,大丈夫有所不为,但有所必为。嘿嘿,我今日驱逐了鼠妖,但也答应过智儿。”他的声音铿锵有力,犹如金铁交击:“我姜家人的仇,就一定要由姜家人去报。”

    荆涛怔了半晌,他缓缓地放开了手,后退半步。

    在这一瞬间,这位黎明之城内有数的头面人物守备大人的年龄却仿佛是苍老了许多。

    他默默地坐下,缓声道:“今日之战,我累了,我们伤亡惨重,要在此休整一日,收敛好兄弟们的尸骸,才能回家。”

    众多军士们面面相觑,一个个也是坐在了地上,似乎已经筋疲力尽。

    几位神殿护卫对望了几眼,那为首之人突地道:“我们两次释放神恩开启,困了,睡觉。”说罢,他双眼一闭,片刻之后,那惊天动地的呼噜声顿时响了起来。

    其余几位也是闭上了眼睛,虽然没有他那么夸张,但却用实际行动做出了抉择。

    姜晶昌双目含泪,他弯腰抱拳,向着众人深深的一躬到地,随后,他迈开了双腿,大步流星而去。

    在他的身后,突地响起了不知道哪位军士的吼声:“一路,珍重!”

    “一路珍重!”众多的声音汇聚成一条大河,响彻天地。

    姜晶昌的身形微微一颤,迅快的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再也不见踪迹了。

    有些事,注定是要他去自己完成的。别人给不了的公道,那就只好自己给自己一个公道。

    ps:十几票,还差十几票就可以加更了,今晚上白鹤九点再更一章,不管到时是否达成!

    所以,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棋祖相邻的书:男主总是不想让我好过 对生 饲主,我是女人 神级都市霸主 痞货渣男,左拐滚蛋 情窦不开 久别成婚 入幕之冰 光盲 我总能看见奇怪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