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山战图

第0090章 卢府寿宴(二)

【书名: 江山战图 第0090章 卢府寿宴(二) 作者:高月

江山战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张铉独自一人在亭子里坐了片刻,他还在细细品味刚才和卢倬的一番谈话,里面其实有很多意犹未尽的东西,得靠他自己去理解。

    卢清显然不会告诉父亲,她和自己有了感情,这是少女的矜持,也是她藏在心中的秘密。

    但卢倬未必猜不到,一对年轻人在一起呆了两天两夜,患难与共,不可能碰不出情感的火光,卢倬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女儿却保住了清白,所以他才会说大恩铭记于心。

    张铉还猜到了卢倬找自己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希望自己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不仅关系到卢家的名誉,同时他也不想崔家来找麻烦,毕竟卢家在某种程度上还得罪不起崔家。

    张铉忽然觉得没意思起来,卢倬什么都考虑到了,却唯独没有考虑到女儿的感受,他根本没有把女儿的想法放在心上,只要女儿平安无事,清白保住,其余之事他就不在意了,说到底,他还是只考虑自己。

    这时,几名客人正说说笑笑沿着小径向亭子这边走来,张铉不想被吵,转身便离开了亭子,刚走下假山,只见卢庆元匆匆跑来,“张贤弟,我来晚了。”

    “玉郎呢?”张铉不见罗成,好奇地问道。

    “他这回真被绊住了,他每次看见我堂妹就想逃,这次是被姑母强行留下,让他陪堂妹聊天。”

    张铉忍不住笑道:“就是那个芸姑娘吧!”

    “你也知道啊!”

    卢庆元呵呵笑了起来,“那小丫头能说会道,聪明绝顶,不知要缠玉郎多久。他有得头大了。”

    卢庆元带着张铉走过一扇院门,又笑道:“我带去你认识一帮朋友,估计你会感兴趣。”

    卢庆元得到父亲的吩咐,要把张铉视为贵客,虽然不知原因。但卢庆元心里明白贵客的含义,不仅要招待好,而且要把他带入贵客圈里去。

    卢庆元带着张铉来到前面大堂,前面几座大院内都挤满了宾客。

    卢庆元和张铉来到一座小亭,亭子里坐了十几人,都是河北各大名门子弟。他们见卢庆元进来,纷纷起身行礼。

    “这是都是我的朋友,也是卢家的贵客,我来给贤弟介绍一下。”

    卢庆元给张铉一一引荐众人。

    “这位是崔文象,博陵崔氏。”

    卢庆元又低声对张铉道:“他父亲便是博陵崔氏家主崔召。现任工部侍郎,他极可能就是未来的崔氏家主。”

    “久仰了!”张铉眼睛眯了起来,打量这位所谓的崔氏未来家主,莫非就是这个崔文象要娶卢清吗?

    崔文象极有礼貌,似乎欣然接受了未来家主的介绍,起身向张铉笑着回一礼,卢庆元又向张铉介绍另外之人,“这位李明清。赵郡李氏名门。”

    李明清长得儒雅飘逸,举手投足间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态,张铉想到了李靖。李靖便是赵郡李氏嫡系,说不定还是这位李清明的叔伯堂兄,他也笑着施一礼,李明清含笑点了点头。

    “这位是白信阳,襄国白氏!”一名身材瘦高如竹竿一般的年轻公子起身行礼。

    “这位是裴文逸,闻喜裴氏。御史裴大夫之孙。”张铉在天寺阁一案中见过裴蕴,对裴蕴印象很好。他对裴文逸也格外敬重。

    裴文逸也向张铉回一礼,这些名门子弟都受过十分良好的教育。个个彬彬有礼,绝无半点失礼之处。

    “这位是崔元翰,清河崔氏,也是我的至交好友。”

    十几名子弟都来自河北、河东各郡名门世家,人以群分,卢庆元显然也是他们中间一员,这时,一名卢氏长辈匆匆跑来,对卢庆元喊道:“二郎,大门外无人接待宾客,二家主发怒了,你快去!”

    卢庆元无奈,今天他负责迎接宾客,大门外无人接待宾客是他失职了,他只得歉然对张铉道:“请张公子见谅,我暂时失陪片刻!”

    “无妨,卢兄请自便。”

    卢庆元又向众人告罪,便快步离去了,卢庆元刚走,坐在张铉身边的白信阳便笑问道:“这里在座的都是河北士族,清河张氏是河北有名的望族,张铉可是清河张氏?”

    白信阳虽然问得很客气,但他心里着实有点不舒服,他见张铉穿一身细麻薄衫,头戴平巾,完全是平民打扮,腰间居然还配一把刀,佩刀也就罢了,刀鞘还是半新不旧,简直让人怀疑他是卢氏的护院武师,居然坐在自己身旁。

    张铉也注意到了,这群年轻公子个个锦衣玉袍,头戴金冠,腰佩华丽长剑,自己坐在其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他心中苦笑一声,看来阿圆确实有先见之明,不过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被拉进名门子弟的圈子里。

    其实张铉也知道上门做客应该穿好一点,以示对主人的尊重,只是他生性不喜欢穿华丽衣服,从小就是一身运动服,参军后更是天天军装,进入陆军学院,同样是一身军服,他长这么大,甚至还没有穿过西装。

    而且他今天并不是真的想来做客,他连正式请柬都没有,何谈做客?也就用不着自作多情地打扮整齐了,他只是想找机会见一见卢清,否则他根本就不会来。

    所以他便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细麻蓝衫,哪里知道却被卢庆元拉进名门子弟圈,令他也感到一丝尴尬。

    不过尴尬归尴尬,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低人一等,所以当卢庆元请他就坐时,他也坦然坐下。

    张铉淡淡一笑,“在下和清河张氏无关,听我口音也不是清河郡人,我其实是长安人,出身平民。”

    “哦——”

    白信阳长长哦了一声,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屁股不由自主地向右边移一移,离张铉远了几寸。

    这时,崔文象向李清明使了个眼色,李清明会意,又笑问道:“听庆元说。张贤弟在洛阳为官,不知在洛阳官任何职?”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铉身上,张铉刚才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很多人都听得清楚,原来出身平民,这就让他们不解了。出身平民居然能出席卢家老爷子的寿宴,莫非他是官场新贵?

    张铉笑了笑,“在下是燕王府侍卫!”

    众人对望一眼,看来卢庆元又犯了‘寒门出英雄’的老毛病,居然把一个小小的侍卫引荐给他们。他们固然瞧不起张铉,但更生气卢庆元不分尊卑门第,随意破坏等级规则。

    从东汉起,门阀制度便已在中原大地上根深蒂固,在那个时代,谁都想将自己粉饰成名门望族,连出身低微的流寇窦建德都腆着脸自称是汉代名臣窦固的子孙。

    隋朝的门阀之风仍然十分浓郁,大隋的朝政与其说是由皇帝掌控。倒不如说是被这些门阀家族所把持。

    在隋朝年间,人们皆以与世家子弟交往为荣,但寒门子弟却很少能进入门阀的权利圈。

    世家之间彼此通婚。结亲时讲究门当户对,即便某个普通家庭中金玉堆积如山,而某个名门之后家道中落,穷到无处立锥,后者也不屑与前者结亲。

    这就是社会现实,对于名门世家来说。世家的尊严和荣誉必须维护,家族利益永远排在第一位。

    为了家族的利益。信誉、亲情、良知这些东西都可以牺牲,必要时甚至连自己的生命也可以舍弃。而这种对小集团的忠诚意识也恰是各家门阀得以存续的核心凝聚力所在。

    世家子弟们并不在乎大隋朝失尽民心,最终导致改朝换代,世家经历了太多的改朝换代,但他们却始终屹立不倒。

    虽然世家中也有卢庆元这样有点见识之人,但绝对是凤毛麟角,是世家中的异类。

    其实卢庆元也不是不懂,他也想努力改变这种门阀陋习,所以他才把张铉引荐给众名门子弟,可惜他力量单薄,非但没有效果,还导致自己也被世家子弟排斥。

    亭子沉默了,片刻,崔文象咳嗽一声,继续对众人说刚才的话题,“河北虽有内忧,但我觉得外患才是最大的威胁,今上把太多国力用来对付小小的高句丽,但对日益强大的突厥视而不见,殊为不智也,一旦突厥大军南下河北,所过之处皆为齑粉,我们河北世家何以自存?令人担忧啊!”

    李清明接口笑道:“我觉得文象兄多虑了,突厥虽有南侵野心,但威胁更大的却是河东和关陇,河北次之,突厥人爱惜马力,不会舍近求远,况且突厥可汗和大隋互为姻亲,怎么可能说打就打?”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张铉听他们都没有说到点子上,便笑道:“突厥不是不想南侵,而是始毕可汗汗位不稳,外有铁勒各部不满突厥统治,内有兄弟暗中争权,他南下若取胜倒还好,一旦失败,必然会激起内乱,他不得不考虑这一点,所以一两年内突厥不会轻易南下。”

    尽管张铉的分析非常精辟,但亭子里却一片寂静,没有人应和他的话,这时,崔文象话题一转又笑道:“听说赵郡名妓宋玄玉才艺无双,明清兄有没有去一亲芳泽?”

    “我哪里有,估计是文象有这个想法吧!”

    众人抚掌大笑,却把张铉冷落到一边,没有人睬他,这就是文人的冷暴力,他们个个彬彬有礼,自恃身份,绝不会恶言相向,也不会冷嘲热讽,不过他们却用冷落无视的手段将不合群者排斥在外。

    张铉只坐了片刻,便起身离去了,他受够了这帮世家子弟的傲慢,白信阳瞥了张铉背影一眼,不屑道:“不懂礼数的乡巴佬,连最起码打个招呼都不懂!”

    崔文象怒视他,白信阳连忙道:“好!好!我不说他,就当没这个人。”

    .......(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山战图相邻的书:虎兔同笼 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 狩夜魔灵 俏皮尸仙在身边 伪主神空间 婚不由己,总裁逼婚有招 步步荣华 男主内,女主外 霸道丧尸爱上我 小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