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山战图

第0092章 卢府寿宴(四)

【书名: 江山战图 第0092章 卢府寿宴(四) 作者:高月

江山战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突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堂堂大将军竟然如此失态,鱼俱罗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宇文述的手腕,“宇文大将军,这里是卢府,不可鲁莽!”

    张铉却平静异常,冷冷看着宇文述,无非是为了杨玄感之事和天寺阁一案而迁怒自己,宇文述还不知道自己在突厥看见了宇文化及,如果他知道自己是知情人,恐怕他更要除自己而后快了。

    不过张铉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这是卢府,有人会拦住宇文述,不需要他多说什么?

    他向鱼俱罗行一礼,“鱼将军所需卑职自会奉上,先告辞了!”

    他转身便向堂外大步而去,宇文述气得胸脯剧烈起伏,他也知道不能在卢家老爷子的寿辰上杀人,可如果不杀此人,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鱼俱罗又低声道:“大将军,给我这个面子。”

    宇文述狠狠将刀入鞘,“就看在你的面上,今天且放过他!”

    旁边罗艺惊得目瞪口呆,他想不通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堂堂的大将军竟然为了一个侍卫如此失态,简直有失体统,但也可见仇恨之深,他忽然觉得让张铉住在自己府中,是不是有点不妥。

    罗成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追了出去。

    这时,宇文述回头对卢仪道:“此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会和他同堂为客,如果他不走,那我走!”

    “不能这样!”

    鱼俱罗连忙阻止,“伯通,再给我个面子。咱们今天不说这件事,以后再说!”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宇文述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大堂。

    卢仪顿时觉得头大如斗,一边是宇文述,一边是鱼俱罗。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

    罗成一口气追到大门,却没有发现张铉的踪影,他又问了门房,也没有看见有人出去,罗成走了回来,却意外在一座小亭内看见了张铉。只见他正负手观赏池中游鱼,显得颇为悠闲。

    罗成松了口气,快步向亭子走来。

    “元鼎兄,我以为你会一怒离去!”

    张铉回头看了他一眼,满脸笑容。没有一丝怒气。

    “我为什么要走,若仓促离去,别人还以为我的惧怕了宇文述逃走,我会怕他吗?”

    罗成心中暗暗叹息一声,歉然道:“是我不好,不该带你去见鱼俱罗,本来还想着让鱼俱罗能指点一下武艺,没想到却惹出了——”

    不等他说完。张铉摆手止住了他,“此事与你无关,宇文述迟早会找到我。与其被他无声无息干掉,还不如当面撕破脸,让我有点防备。”

    “可是,兄长怎么会得罪他?”

    “此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好像有人来找你了。”

    罗成一回头。只见一个小丫鬟怯生生地站在自己身后,他顿时怒道:“有什么事?”

    “公子。夫人让你去内宅,有要紧事找你。”

    “你去告诉我母亲。我现在很忙,等会儿再过去。”罗成不耐烦道。

    “玉郎,你还是去一趟吧!我暂时不会离去。”

    罗成无奈,只得点点头,“好吧!我先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罗成转身便匆匆向内宅而去,张铉望着他背影走远,却慢慢陷入了沉思,他很清楚自己处境并不乐观,不仅是因为杨玄感案和天寺阁一案,而且他还在突厥遇到了宇文化及,一旦宇文述发现自己掌握他私通突厥的内幕,他更不会放过自己,这才是他张铉最大的危机。

    这是一个权势横行,强者为王的丛林时代,弱小者只能任人宰割,如果他要顶住宇文述嚣张跋扈,他就必须有强大的实力,就算一时办不到,也有更高的权势者撑腰,那么比宇文述权势更大者,又是谁?

    .........

    卢府内宅,今天寿宴的主角卢慎正在听次子卢仪的禀报,卢慎今年七十岁,长得高大威猛,满面红光,完全不像个七十岁的老人。

    另一边则站着他的长子,现任卢氏家主卢倬,家族实权依旧掌握在父亲卢慎手中,卢倬只是名义上的家主,他性格温和,身材也略显得文弱,比起性格强势且身高体壮的二弟卢仪,他就显得有一点懦弱。

    卢慎从小就不太喜欢这个文弱的长子,嫌他没有魄力,没有族长的威仪,一点不像自己。

    他更喜爱高大强势的次子卢仪,只是族规摆在这里,必须由嫡长继承家主之位,若修改族规必然会引起家主内部其他嫡枝的非分之念。

    而另一方面,卢倬的懦弱也有利于他继续掌控权力,所以卢慎最终没有修改族规,还是让长子继承了家主之位。

    卢慎却不知道,他承诺过次子为家主却又无法办到,卢仪虽不敢恨他,却对兄长恨之入骨,从而引发了兄弟之间的一场严重争权斗争,险些毁了孙女卢清。

    但卢倬是个极为孝顺的儿子,他不愿父亲知道他们兄弟之间的手足相残,卢清那件事他便没有告诉父亲。

    策划者卢仪当然也同样心知肚明,他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仿佛卢清之事和他毫无关系,只是他并不知道卢清是被张铉所救。

    “父亲,宇文述说得很清楚,如果张铉不走,那他就走,虽然他是燕王侍卫,但我们不能为一个小小侍卫得罪大将军。”

    卢慎眉头皱成一团,宇文述竟然要当众杀一名燕王的侍卫,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让堂堂大将军如此失态,这倒是很少见的事情。

    “这个侍卫是什么家世背景?”卢慎回头问长子卢倬。

    “这个.....孩儿还没有查到。”

    卢倬低声说道,他也刚刚才听说了这件事,他怎么也想不到张铉居然和宇文述有仇,他原本以为张铉只是一个普通侍卫。无意中救了自己女儿,可现在看起来,这个张铉的背景也不同寻常。

    卢慎脸一沉,“你是家主,所有宾客都是你来把关。你竟然不知道?”

    “孩儿的宾客记录中没有此人,好像.....好像是庆元的朋友。”

    “去把庆元叫来!”

    卢仪匆匆去了,片刻他带着卢庆元走进内堂,卢庆元是卢倬的次子,也是卢氏家族的叛逆子弟。

    在前年的族会上,他主张嫡庶子弟应该在教育上平等。从庶子中选拔优秀子弟培养,而不能只考虑嫡子优先,引起家族的轩然大波,为此他被罚在家庙内责打五十棍,并停祭一年。

    所以不光嫡系子弟不喜欢他。连庶族子弟也觉得他太鲁莽,挑起嫡庶之间的矛盾。

    卢庆元走进内堂跪下,“孙儿庆元参见祖父!”

    “我来问你,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张铉?”

    卢庆元也听说了东院发生之事,他心中十分紧张,便将几天前在卢氏山庄遇到罗成和张铉,并邀他一起来府中之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张铉绝非鲁莽惹祸之辈。而是一个明事理,知分寸的英雄人物,孙儿觉得他是可交之人。所以才——”

    “混帐!”

    旁边卢仪一声暴喝,打断了卢庆元的话,他指着卢庆元怒不可遏道:“你这个惹祸精,胡乱领人入府,你知道我们卢家可能因为他而得罪宇文述,你简直胆大妄为。去年的教训不吸取,还变本加厉给家族惹祸。该把你逐出家族才对!”

    “二弟!”

    卢倬十分不满兄长这样指责自己的儿子,他冷冷道:“我听得很清楚。张铉是玉郎的朋友,庆元的所作所为才是待客之道,他怎么会知道张铉是宇文述的仇人,你这样指责庆元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你!你就知道护短!”卢仪怒视兄长道。

    “我不是护短,我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不是吗?二弟!”

    卢倬语带双关地说道,他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抑制的仇恨,卢仪心中有鬼,连忙扭过头去,他心中冷冷哼了一声。

    “好了,你们就别把话题撤远,回到正事上来,说说怎么应对此事?”卢慎有点不高兴道。

    不等兄长开口,卢仪便抢先道:“孩儿觉得这件事必须果断处置,立刻将张铉赶出卢府,要让宇文述知道卢府和张铉没有一点关系,这才不会得罪他,要知道宇文述是个极为记仇之人,卢府态度一定要坚决。”

    “你的看法呢?”卢慎不急着表态,又回头问长子卢倬。

    卢庆元大急,如果张铉被赶走,他就是最大的罪人了,他眼巴巴地望着父亲,心中默默恳求父亲不要做得太绝。

    卢倬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恩人赶走,如果实在不行,他就向父亲说清楚卢清那件事,让父亲知道张铉怎么对卢家有恩。

    他沉吟一下说:“刚才庆元也说,张铉是玉郎的朋友,我觉得这件事最起码要先和妹夫商量一下,而且还涉及到鱼俱罗,绝不能草率处置。”

    三人的目光都望向老家主卢慎,他才是最后的决定人,卢慎缓缓道:“其实罗艺和鱼俱罗的问题都不大,但你们没想过吗?一个小小的侍卫怎么会得罪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我觉得这恐怕和燕王有关。”

    三人都沉默了,姜不愧是老的辣,能一下子看到问题的本质,必然是和燕王有关,宇文述不敢招惹燕王,便拿燕王手下的侍卫来撒气。

    “那父亲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卢仪心中虽然不服,但他也不敢像刚才那样直接要求赶人了。

    “要处理圆滑一点,不能得罪宇文述,但又不能显出我卢家趋炎附势,更不能得罪燕王,这就是我的态度,该怎么办你们兄弟二人商量一下吧!”

    卢氏兄弟对望一眼,父亲着实给他们出了一道难题。

    ..........(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山战图相邻的书:虎兔同笼 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 狩夜魔灵 俏皮尸仙在身边 伪主神空间 婚不由己,总裁逼婚有招 步步荣华 男主内,女主外 霸道丧尸爱上我 小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