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山战图

第0094章 卢府寿宴(六)

【书名: 江山战图 第0094章 卢府寿宴(六) 作者:高月

江山战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卢清就静静站在张铉身后,默默注视着他,一双美眸充满了极其深刻的感情,她依旧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不过裙摆上绣了几朵紫色小花,显得她是那般清丽绝伦,美貌温柔。

    张铉一动一动地望着她,但他眼睛却迸发出火一样得光彩,眼睛里的热情几乎要将她融化。

    卢芸呆住了,她从未见过清姊这样看一个人,而且是个年轻男子,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清姊心中的情郎就是这个张铉,难怪她听到崔家之事就愤怒异常。

    卢芸心中叹息一声,崔家不肯放过清姊,是太过分了。

    这时,卢清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她慢慢走上前,跪坐在张铉面前,用一双纤纤玉手拎起酒壶,给张铉满了一杯,端起酒杯给他,嫣然笑道:“张公子,我敬你一杯。”

    “多谢!”

    张铉眼中的烈火也消失了,变得平静下来,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笑道:“没想会在这里遇见清姑娘,我还以为你在卢氏山庄。”

    “我家就在这里,卢氏山庄是我去避暑暂住之地,张公子一直会留在蓟县吗?”卢清低声问道。

    张铉摇了摇头,“我打算过几天回洛阳,不过现在还没考虑清楚,清姑娘不去洛阳玩一玩吗?”他期待地望着卢清。

    “我恐怕没有机会!”

    卢清轻轻咬一下嘴唇,“但我希望张公子能在蓟县多呆一段时间,可以吗?”

    “呆两天要走,呆十天也要走,其实没什么意义。但我两年后还要回来,我觉得这才是关键。”

    卢清眼睛顿时红了起来,美眸中有了泪意,她当然知道张郎两年还要回来的真正含义。

    “喂!”

    卢芸终于忍不住了,她拉长脸十分不满道:“你们两个以为我是什么。一棵树,还是一块石头,居然无视我的存在!”

    张铉连忙给她满上一杯酒,陪笑道:“这杯酒是我向芸姑娘道歉。”

    “这还差不多!”

    卢芸忽然扑哧一笑,“我觉得我真的多余,还是赶紧走吧!”

    “芸妹别走!”

    卢清拉住了她。央求道:“你就坐在这里,陪陪阿姊!”

    这时,张铉忽然冷冷道:“看来有人不高兴了。”

    两个女孩一回头,只见只见一名身材瘦高的年轻公子正向这边走来,张铉当然认识此人。正是下午在亭子里见过的白信阳,问自己是不是河内张氏,他们不是视自己为空气吗?这会儿他怎么又理会自己了。

    张铉的目光向更远处望去,却看见了一双闪烁着嫉恨的眼睛,正是崔家嫡次子崔文象。

    张铉心中冷笑一声,对卢清和卢芸道:“你们先回去吧!”

    卢清也明白了,她低声愤怒道:“我不回去,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我叫你回去!”

    张铉的目光变得严厉起来。卢清呆呆望着他,她忽然想起了他曾给过自己的巨大安全感,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她温顺点点头。拉起卢芸的手,“芸妹,我们走吧!”

    “可是.......”

    卢芸却不明白卢清心中那种感觉,卢清笑道:“他能处理好一切,我们先回去。”

    卢清深深看了一眼张铉,转身便拉着卢芸走了。

    张铉见卢清走远。他这才眉毛一挑,对一脸嘲讽的白信阳冷冷问道:“你有什么事?”

    “呵呵!我就是过来看一看。张公子一个人坐在这里好逍遥啊!”

    张铉没有理会他,又向他身后望去。只见崔文象更是眼中充满了仇恨,手中的酒杯都被快被他捏碎了。

    张铉不屑地哼了一声,“看来世家子弟也不过如此,小肚鸡肠,自以为是!”

    “张公子此言差矣,世家有世家的规矩,如果张公子不懂,我倒愿意给张公子讲一讲世家的规矩。”

    张铉瞥了他一眼,“你说吧!我倒想听一听世家有什么狗屁规矩?”

    白信阳脸一阵红一阵白,咬紧牙关道:“一般而言,名门世家不会明着赶人,那样太无礼,而且会很委婉地告诉客人,比如把张公子安排在这个座位,其实就是告诉张公子可以自己走了,而且走法也很有讲究,可不是用两条腿走出去。”

    “哦——那要怎么出去?”

    白信阳按捺不住眼睛里的恶毒,压低声音笑道:”把身体卷成一个球,打着转骨碌碌出去,懂了吗?”

    说完,白信阳仰头大笑,仿佛受他的感染,远处一伙人也放肆地大笑起来。

    张铉眯起眼睛,用食指勾了勾他,笑道:“白公子要不要听听我的规矩?”

    “哦?原来张公子也有规矩。”

    白信阳低下头,装作很有兴趣地笑道:“张公子是不是想告诉我把身体卷起来有几种方法?”

    “我就规矩就是这个!”

    张铉把手掌在白信阳眼前平摊开,忽然捏成一个拳头,对准白信阳的面门狠狠一拳轰去,只听‘嗷!’一声嚎叫,白信阳竹竿子一样的身体腾空而起,向后飞出一丈多远,口中鲜血狂喷,‘咔嚓!’一连砸坏了两张桌子,躺在地上晕厥过去。

    周围所有人都呆住了,张铉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淡淡道:“这就是老子的规矩!”

    这时,惊叫声才从四面八方传来,尤其女眷们吓得惊慌失措,跌跌撞撞而逃,桌子掀翻,碗碟杯壶乒乓落地,摔得粉碎。

    远处崔文象等人大惊失色,十几人冲了上来,两人扶起白信阳,其余人将张铉团团围住,愤然怒斥他道:“大胆狂徒,今天你简直反了天!”

    张铉摘下腰中横刀。向桌子重重一拍,“少说屁话,拔剑吧!”

    十几名世家子弟吓得纷纷后退,不少人拔出了剑,崔文象急忙拦住他们。向躲在远处的卢清施一礼,“清妹,这里不安全,请你速速离去。”

    卢清哼了一声,高声道:“这里是卢家,不是崔府。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

    崔文象顿时僵住了,张铉起身哈哈大笑,向卢清抱拳道:“多谢卢姑娘仗义直言,不过,你确实该走了。”

    “是!卢清告辞。”

    卢清转身便急匆匆走了。她要去找父亲,决不能让张铉吃亏。

    崔文象鼻子都要气歪了,自己让她走,她却不走,张铉说一句话,她就乖乖走了,简直岂有此理!

    在‘情’字面前,崔文象心中方寸大乱。完全没有了世家子弟应有的冷静和从容。

    崔文象未必喜欢卢清,但崔卢两家有约定,作为嫡长女的卢清必须要嫁给崔氏家主继承人。

    崔文象的父亲是博陵崔氏家主。他原本是嫡次子,但他兄长崔幼林在十年前去世,那他就是长子了,崔文象从来就认为未来的崔氏家主非自己莫属,那么卢清也就是他未来的妻子。

    虽然崔氏未来家主之位的归属要在两年后的大祭上才能决定,但崔文象已经等不了。他求父亲提前向卢倬求亲,把卢清嫁给自己。生米做成熟饭,以便使他更有把握获得家主继承人之位。

    就在刚才。崔召和卢倬谈了这件事,卢倬虽然没有拒绝崔召的求婚,但也没有答应把女儿嫁给崔文象。

    他只是要求遵循崔卢两家的百年规矩,等崔文象正式坐上家主继承人位子后再谈这门婚事,这是卢倬的谨慎,却令崔文象十分沮丧。

    崔文象此时心情十分恶劣,却无意中发现张铉在和卢清眉来眼去,顿时让他心中勃然大怒,便丢掉了世家子弟的清高,让白信阳去羞辱张铉,以出他心头一口恶气。

    不料张铉太过于强悍,竟把白信阳一拳打飞出去,人生死不知,崔文象心中又气又急,他胀得满脸通红,拔出剑气急败坏吼道:“姓张的,今天你若不道歉,休怪我们不讲规矩,以多凌少!”

    张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慢慢品了一口,正眼也不瞧一下崔文象,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这时,卢庆元匆匆赶来,作为主人,他不能偏向任何一边,而且两边都是他的朋友,着实让他为难。

    他只得低声提醒众人道:“这位张公子武艺高强,连我表弟罗成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劝各位不要和他动手。”

    罗成的武艺众人都有所耳闻,那可是河北第一年轻高手,如果连他都不是此人的对手,那此人岂不是......

    众公子皆脸色大变,不由又向后退了一步,有人悄悄收起了剑。

    崔文象见张铉又臭又硬,惹不起动不了,让他有点下不来台,就在这时,他看见卢氏二家族卢仪正匆匆走来,便趁机道:“也罢!这里是卢府,让主人来主持公道吧!”

    “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纷纷闪开一条路,只见卢仪怒气冲冲走来,他刚刚得到消息,西院有客人喝酒闹事,让他恼怒万分,今天是卢氏老家住其七十岁寿辰,居然有人不给面子,他急急赶来查看。

    这时,白信阳已经苏醒过来,他鼻梁骨被一拳砸断,牙齿掉了四颗,嘴唇也破了,满脸鲜血,惨不忍睹。

    他被两人扶着颤悠悠走过来,见到卢仪便放声痛哭,“卢二叔要给侄儿做主啊!”

    卢仪吓了一跳,“贤侄,你.....你怎么这般模样?”

    “侄儿无辜受辱,竟在卢府被人暴力殴打......”白信阳不敢再说下去,胆怯地瞥了一眼张铉。

    这些世家子弟家传绝学,个个心机慎密,一句‘在卢府被人暴力殴打’便把卢仪扣住了,他可是在卢府被打,卢家要给他一个交代。

    卢仪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张铉大喝一声,“你好大的胆子!”(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山战图相邻的书:虎兔同笼 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 狩夜魔灵 俏皮尸仙在身边 伪主神空间 婚不由己,总裁逼婚有招 步步荣华 男主内,女主外 霸道丧尸爱上我 小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