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山战图

第0148章 窦庆之谋

【书名: 江山战图 第0148章 窦庆之谋 作者:高月

江山战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窦庆仰视屋顶片刻,回头似笑非笑地对独孤顺道:“独孤兄不觉得这个谶语其实还是有一点道理吗?”

    独孤顺淡淡道:“我知道了,你还是希望由李渊来举这面旗帜。↑,”

    “他可是独孤兄的外甥啊!”窦庆又进一步暗示独孤顺道。

    独孤顺半天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元家为什么要散布这个可能会置李渊于死地的谶语,与其说是要报元弘嗣之仇,不如说是想铲除竞争对手。

    元家自恃为北魏皇族,一心想取代杨隋,重建新魏王朝,在关陇贵族中得到了不少家族的支持。

    但以窦氏为首的另一派关陇贵族,包括窦氏、长孙氏、贺兰氏等等,却偏向于由李渊来建立新王朝,这便是关陇贵族内讧的根源,也是元氏散布谶语,想置李渊于死地的真正原因。

    在两派关陇贵族的斗争中,第一大家族独孤氏的态度却模棱两可,且略略有点偏向于元氏,所以窦庆就要拿谶语这件事来做文章,逼独孤顺表态支持李渊。

    独孤顺苦笑一声道:“我明白窦老弟的心意,但贤弟想过没有,如果大家都支持李渊,元氏在夺嗣无望的情况下,会不会拿全体关陇贵族来开刀,将我们统统出卖以泄私愤,所以我只是表面上支持他,为的是稳住元家,不让他做出更加过分的举动。”

    窦庆倒也能理解独孤顺这番话,确实是不能把元家逼迫过分,他沉吟一下道:“我不管兄长怎么模棱两可,但我希望兄长从内心支持叔德举旗。”

    “我当然会支持我的外甥,由叔德举旗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我也可以保证,元家绝不会再散播这个谶语。”

    独孤顺还是一贯的含糊,只是多了那么一点点让步,窦庆知道这一点让步的难得,无奈之下。他只得点点头道:“好吧!就拜托兄长去和元家好好谈一谈此事吧!”

    独孤顺告辞而去,窦庆站在窗前久久沉思不语

    ………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这几天洛阳局势几乎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前几天传闻来护儿要被处斩,但这两天却又没有消息了,阊阖门案件也在继续调查之中,暂时没有传出可供百官民众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不过表面的风平浪静下面却是暗流汹涌,几支力量都在暗中博弈。争分夺秒地收集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张铉在县衙附近租赁了一座占地五亩的大宅,令陈旭率领百名精锐士兵住在其中,听从县尉韦云起的调令。

    中午时分,陈旭便来到了县衙,他换了一身衙役皂服,扮作一名从长安过来的差役在洛阳执行公干,所以他出入县衙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陈旭快步来到韦云起的官房,在门口禀报道:“韦县尉,陈旭求见!”

    “快请进来!”

    房间里。韦云起正在写一份卷宗,见陈旭走进了,便放下笔笑道:“陈校尉,有一个新的线索需要我们去确认!”

    这几天韦云起和陈旭配合得非常默契,陈旭的干练认真给韦云起留下深刻的印象,由小见大,从陈旭的人品,韦云起便知道了张铉人格魅力,一个庸碌之人是培养不出这样忠诚能干的手下。

    “请韦县尉指示!”

    韦云起拾起一根木杆,指着墙上一幅洛阳地图道:“陈校尉请看这里!”

    陈旭走上前。注视着木杆所指的位置。

    “这里是洛阳利仁坊,紧靠上东门,这里的居民大多是前几年从各地逃来的难民,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人口十分拥挤,小小一个坊就住了近两万人,洛阳发生的很多命案都和这个坊有关,所以县衙在这个坊内布下了不少眼线,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利仁坊的一条小巷内有人在暗中保护一座小院,似乎小院里藏着什么人。”

    “韦县尉怀疑所藏之人就是李善衡吗?”

    韦云起点点头,“我确实有点怀疑,如果李善衡死了,我会得到发现尸体的报告,但现在没有任何报告,说明李善衡极可能还活着,而且所有他可能藏身的地方我们都查遍了,没有一点线索,但直觉告诉我,他就藏身在洛阳某地,利仁坊的这座小院很让人怀疑,不管是不是,我们都应该去查一下。”

    “可是我们冒然去查,会不会打草惊蛇?”陈旭迟疑一下道。

    韦云起微微一笑,“我说的查不是去敲门盘查,而是暗中监视,我在利仁坊有好几个眼线,我安排一下,你率二十个弟兄扮作盐枭的手下住进利仁坊,监视这座小院的一举一动。”

    陈旭很信服韦云起的谋略以及滴水不漏的手段,他立刻答应道:“卑职马上就安排!”

    半个时辰后,陈旭亲自率领二十名弟兄扮作一名大盐枭的手下入住利仁坊,他的住处就在目标小巷的斜对面,监视着小巷内的一举一动

    大隋王朝的观天台位于北邙山上,属于太史监管辖,掌管大隋的天文历法。

    太史令庾质两年前因劝阻杨广征讨高句丽而获罪下狱后,太史令之职便由方士章仇太翼兼任,但章仇太翼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观天台内喝酒睡觉,从不过问官署事务,两年来未处理的文案堆积如山。

    尽管太史监有着这么一个不称职的太史令,但朝野上下却没有一个官员敢弹劾章仇太翼,由于他所料之事屡屡应验,使章仇太翼在大隋王朝如神仙一般地存在着,连天子杨广对他的建议也言听计从。

    所以在朝廷中流传着这么一句粗话:‘宰相之令须渡海,章仇之屁通南北’,也就是说,宰相的命令传达到地方,艰难如渡海,但章仇太翼就算放个屁,也会立刻传遍天下。

    这天下午,天子杨广在三千侍卫的严密护卫下浩浩荡荡来到了北邙山观天台,尽管章仇太翼好酒好睡,整天喝得烂醉如泥。但天子到来,章仇太翼还是保持了臣下应有的礼仪,披头散发,光脚穿着木履出来迎接。

    “不知陛下驾到。老臣有失远迎,请陛下恕罪!”

    章仇太翼靠近杨广行礼,一股浓烈的酒气几乎将杨广熏倒,若是换了别人,杨广早就勃然大怒。喝令推出处斩,但杨广把大隋的前途命运都寄托在这位章仇方士的身上,他怎么也怒不起来,只得勉强笑了笑道:“是朕来得唐突,爱卿何罪之有?平身!”

    章仇太翼意味深长地看了旁边杨倓一眼,杨倓脸上有点发热,心中有点发虚,生怕祖父看出什么端倪。

    “陛下请随老臣上观天台。”

    杨广有心事,急于向章仇太翼求解,他也不在意章仇太翼的光脚和酒衣。带着长孙杨倓跟随章仇太翼上了观天台。

    观天台静室内,一名小方士向天子杨广献了香茶,杨广无心喝茶,他忧心忡忡问道:“最近都城内流传着桃李章的谶语,先生可曾听闻?”

    “老臣也有耳闻!”

    “那先生是否觉得,这谶语是否和当年先帝洪水之梦有所关联呢?”

    当年隋文帝杨坚曾梦见李花纷飞,大水围城,正是章仇太翼替他解的梦,杨广又提旧事,让章仇太翼也不由有些沉吟起来。

    “陛下。谶语能否可信,关键在于是否有天象应之,一般而言,须有天人感应。那么此谶语方为天机,否则只能算是无稽之谈,当它是胡说八道也罢。”

    “可是”

    杨广迟疑一下道:“前些天先生不是说紫微中枢有异云遮蔽,导致帝星昏暗,这个天象是否应了谶语呢?”

    “陛下,这首谶语是说要提防李姓之人。它和先帝的洪水之梦确实是一脉相承,但当年先帝之梦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但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说明谶语之说不在当下,或许会应验在子孙身上。

    可是紫微天象却表明是最近两三年要发生之事,不能说它们二者之间会有必然的联系,老臣对谶语的建议只有一个,可防但不要过于看重。”

    虽然章仇太翼的回答很委婉,杨广也听懂了,就是说谶语和天象不是一回事,但章仇太翼也并不否认谶语,这让杨广的心中还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时,杨倓在一旁问道:“先生所说的紫微天象应该是半个月前的事情,现在天象是否有新的变化呢?”

    章仇太翼微微笑道:“天象不像风云,瞬间就有变化,一般天象都会延续数年,甚至数十年,天象依旧,不过微臣确实又看深了一步。”

    杨广精神一振,连忙道:“章仇先生请说!”

    “老臣在一直在观察遮蔽紫微的异云是从何处而来,直到昨天,老臣才确定异云是来自于奎星和斗星之间,也就是西北方向,天有感,人必应之,陛下应提防西北之人。”

    杨广的脸刷地一下白了,他立刻想到了关陇贵族,难道将来发动宫变之人,是关陇贵族不成?

    “还一点老臣须直言,异云之所以能入侵紫微中枢,关键在于紫微星本身的拱卫削弱,陛下须善待兵者,人间兵强,天象拱卫之力也会加强,这是人天感应。”

    说完,章仇太翼的目光略略向杨倓看了一眼,杨倓低下头,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他心里很清楚,章仇太翼在帮助自己了,他说的话无论有多么荒谬,但都会有效果。

    杨广却没注意到章仇太翼给长孙使的眼色,他默默点了点头,章仇太翼的话,他每一句都记在了心中。

    当天晚上,杨广颁布旨意,释放阊阖门事件中的底层军官,凡郎将以下皆不追究,一律释放,又令兵部暂时冻结西内营两万军队的解散方案。

    虽然放轻了对阊阖门事件的处罚力度,但还有数十名将领和大将军来护儿被关押在狱中,而且解散方案只是冻结,并不是取消,也就是说随时还会启动解散方案

    (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山战图相邻的书:虎兔同笼 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 狩夜魔灵 俏皮尸仙在身边 伪主神空间 婚不由己,总裁逼婚有招 步步荣华 男主内,女主外 霸道丧尸爱上我 小仙有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