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江山战图

第1124章 于筠事件(中)

【书名: 江山战图 第1124章 于筠事件(中) 作者:高月

江山战图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net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    李元吉不可思议地翻看着面前的一叠供状,他原本只是为了报复于筠而抓走他的儿子,准备给他安一个私通敌国的罪名,不料一番刑讯后,于唯铭居然招认了他父亲私通北隋的事实,现在不是北隋了,是私通周朝,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令李元吉欣喜若狂。

    他立刻令道:“速去请崔先生来。”

    侍卫飞奔而去,李元吉眉头一皱又问道:“这份供状不是屈打成招吧!”

    “回禀殿下,绝不是屈打成招,卑职审问了至少几百人,是不是屈打成招卑职很清楚,再说供状里还有长安情报署参军高瑾的名字,是于筠的外侄,这种东西不可能是编出来的。”

    “那这个高瑾现在在哪里,他说了没有?”李元吉用手指点着供状问道。

    “他说原本是在青云酒肆,他给父亲送过几次信,但自从青云酒肆烧掉后,他也不知道高瑾的去向了,但他父亲于筠应该知道。”

    李元吉又仔细看了一遍供状,不由歇斯底里地狞笑起来,“于筠,这次你落在我手中,我要你生不如死!”

    这时,崔文象快步走了进来,笑道:“这么晚,殿下找我有急事吗?”

    “我给先生说个笑话,我们准备栽赃的那座青云酒肆,你猜怎么样,它居然真是长安情报署的耳目之地!”李元吉连声冷笑道。

    崔文象一怔,“殿下,真的这么巧吗?”

    “你看看这个!”

    李元吉将于唯铭的供状递给崔文象,崔文象当然知道于唯铭被抓,抓捕方案还是他一手策划,他仔细看了一遍供状,不由又惊又喜,“殿下,真是阴差阳错!”

    “其实我觉得并不奇怪,我知道很多大臣都暗通张铉,以为可以给自己留条后路,但于筠居然是长安情报署参军高瑾的姑父,这才是最大的惊喜,我们可以借这次机会挖出长安情报署这个毒瘤。”

    “殿下说得对,这确实是一次良机!”

    “那先生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崔文象年纪轻轻便能做到王世充的相国,他确很有才干,也善长谋略,只是他人品卑劣,心狠手毒,谋略基本上都是毒计。

    崔文象沉思片刻问钱怀英道:“于家人来过监狱了吗?”

    “听说管家来打听过消息了,塞给我手下十两黄金,让关照于唯铭,我手下不敢收,向我汇报了。”

    “于筠来过吗?”

    “没有,听管家说他似乎不在家。”

    崔文象点点头,又对李元吉道:“于筠还没有亲自来救他儿子,说明他还不知情,殿下要火速行动,立刻派人去抄于筠的书房,他的书房内一定藏有张铉的信件,也有长安情报署的线索,我担心于筠一旦得到消息,他就会立刻毁了证据,而且派人去通知长安情报署撤离,倒时拿不定证据,他就会向天子告状,说殿下将他儿子屈打成招。”

    崔文象回头又问钱怀英,“我说得没错吧!”

    钱怀英有点胆怯地点点头,“那小子很硬气,我已经割了他的耳朵和两根手指,他就是不说,后来我用尖刀挑开他的卵子时,他才终于招认。”

    崔文象又对李元吉道:“殿下明白了吗?于筠可是关陇贵族,如果殿下抓不到他的证据,又伤了他的儿子,于筠岂会善罢甘休,关陇贵族也不会答应,殿下只有抢先抓到于筠通敌的证据,关陇贵族才会无话可说。”

    李元吉本身就是一个胆大妄为之人,加上有崔文象的毒计辅佐,更加让他肆无忌惮,不计后果,他当即对钱怀英道:“立刻给我点一千士兵,我要亲自去搜于筠的府邸!”

    .........

    夜色中,于筠的马车缓缓停在府门前,他刚刚从陈仓县公干回来,劳累一天,身体已疲惫不堪。

    于筠刚下了马车,管家便奔了出来,急声道:“老爷,公子出事了。”

    于筠心中一跳,“出了什么事?”

    “公子被玄武精卫抓走了。”

    于筠的心惊得几乎要停止跳动,他一把抓住管家胳膊,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是国子学陆先生派人来通报,但陆先生具体也不知情,家中无人做主,夫人便让小人去打听情况,小人打听到一点消息,公子今天中午和十几名同窗在酒肆喝酒,好像其中一人是周朝奸细,玄武精卫便将所有人抓走了,公子一起被抓。”

    于筠可不是这么容易被人糊弄,他立刻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国子学的太学生怎么会是周朝奸细,恐怕这只是抓人的借口,一群太学生中唯一特殊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他们真正目标应该是抓唯铭才对。

    于筠又想起青云酒肆事件,李元吉一直沉默,但他又岂会放过自己,他心中着急起来,他来不及进家门,立刻坐回马车令道:“去皇宫,我要去面圣!”

    太子不在京城,秦王又去上郡练兵了,现在除了圣上,没有人能救自己的儿子。

    于筠的马车刚走了十几名,只听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似乎有无数骑兵奔来,于筠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他知道出大事了。

    三百名杀气腾腾的骑兵将于筠的马车和十几名家将团团包围,后面又奔来上千名玄武精卫士兵,将于筠的府邸团团包围,这时,李元吉骑马出现在于筠的马车前。

    “于筠,我父皇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父皇,出卖大唐!”李元吉厉声喝问道。

    “楚王殿下,你休要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心知肚明吧!我问你,高瑾是何人?”

    于筠惊得头皮都要炸开,一定是他儿子招供了,于筠的眼睛顿时红了,他知道自己儿子外表柔弱,但内心坚强,不知李元吉用了什么残酷的手段才逼迫儿子招供。

    于筠心中愤怒异常,手指着李元吉颤声道:“你....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死到临头还顾着儿子,想想你自己吧!”

    李元吉冷笑一声,喝令道:“给我搜府!”

    钱怀英就等着这道命令,他手一挥,“跟我来!”

    数百名玄武精卫士兵冲进了于筠府第,钱怀英目标明确,带着数十名士兵用刀逼迫管家带路,直扑于筠的内书房。

    于筠并不担心李元吉会搜到长安情报署的线索,他当然知道和高瑾的联系方式,但并没有留下任何纸面线索,这也是因为青云酒肆被烧毁后,他提高了警惕,不会把任何他和长安情报署有关系的证据留在外面。

    这时,于筠猛地想起自己藏在内书房中的一封信,那是当初张铉写给他的亲笔信,他当然舍不得烧掉,便将信珍藏起来。

    于筠顿时心中大急,对李元吉厉声道:“速令你的士兵退出来,你忘了武川血誓吗?”

    所谓武川血誓就是在大业元年武川府成立之时,十五家关陇贵族核心家族在武川石前滴血盟誓,关陇贵族团结一心,一家有难,其他家族绝不会袖手旁观,参与盟誓的人中也包括李渊本人,武川血誓原本是针对隋帝杨广,虽然杨广杀了不少关陇贵族,但武川血誓并没有被激活。

    随着独孤家族和窦氏家族的矛盾激化,关陇贵族内部已经被分化了,武川血誓早已名存实亡,今天于筠在情急之下又将这件事提出,企图让李元吉投鼠忌器。

    但李元吉本身就是一个胆大妄为之人,从来就不把关陇贵族放在眼中,更不用说武川血誓早已经名存实亡,而且他又抓到了于筠的把柄,他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刻退却。

    李元吉冷笑道:“看来我们于监令心虚了,我们做个交易吧!如果你肯配合我,让我将长安情报署一网打进,我就放了你儿子,我们的私仇也一笔勾销,如何?”

    于筠怎么可能上了他的圈套,他盯着李元吉咬牙切齿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要告诉你,我儿子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父亲来向我赔罪也没有用,我绝不会放过你!”

    李元吉脸一沉,“大胆!你胆敢妄提我父皇,想造反吗?”

    这时,钱怀英从府中狂奔出来,手中高举一只精美的玉匣,“殿下,我找到了!”

    于筠看见了玉匣,他眼睛慢慢闭上,他知道大势已去,自己的性命恐怕难保了。

    李元吉打开玉匣,顿时欣喜若狂,玉匣中的一封信正是张铉写给于筠的亲笔信,他深深盯着于筠狞笑道:“于筠,你上个月拒绝我之时,会想到有今天吗?”

    于筠冷冷道:“老夫乃堂堂从三品匠作监令,长平郡公,按照唐制,有罪当由天子发落,轮不到你这种卑劣小人来羞辱我,我现在就去向天子请罪,去皇宫!”

    李元吉怎么可能放他走,他给手下使个眼色,百名骑兵挥刀便杀,顿时响起一片惨叫,连同马车夫在内的所有随从全部被杀死,李元吉喝令道:“连同马车一起带去军衙审问!”

    于筠大怒,眼睛喷火一般的盯着李元吉,“李元吉,你好狠!”

    “等会儿我会让你看看我真正的狠,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让你牢记得罪我的下场,带走!”

    数十名骑兵围在马车左右,一名士兵驾着马车向精卫军衙驶去,马车内,于筠痛苦地紧闭着双眼,他想到了自己幼子惨遭的酷刑,不由心如刀绞,他并不畏死,但他却害怕自己熬不住刑招供了情报署的老巢,一旦长安情报署被一网打尽,将来张铉又会怎么对待自己家族?

    罢了,反正都是死,不如舍生取义吧!于筠一想到李元吉即将对自己的侮辱,他心里再也无法忍受,他猛地睁开了眼睛,长叹一声,“可惜我于筠看不到此贼授首的那一天了。”

    他从皮靴里拔出了锋利的匕首,狠狠向自己的心脏刺去。(未完待续。)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江山战图相邻的书:虎兔同笼狩夜魔灵伪主神空间步步荣华霸道丧尸爱上我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俏皮尸仙在身边婚不由己,总裁逼婚有招男主内,女主外小仙有喜